【大象视界视频】世间无双的孤品造像令人膜拜

  从今天开始一直到9月底,我们将会连续为朋友们探访从9月底到10月初这轮香港超级秋拍的各家库房,为朋友们奉上一系列的专题报道。

  说到这轮香港秋拍,整个古董部分最为激动人心的一个专场,个人认为毫无疑问便是保利香港所重磅推出的【清净广严—重要藏家珍藏永乐宫廷造像】专场了。

  佛像板块是近些年全球中国艺术品拍卖最大的亮点,亿元拍品频出,盘点这些年亿元级的佛像,可谓风格迥异,从印度帕拉王朝的石雕到尼泊尔早期的立佛;从辽代的铜鎏金精品到有着特殊意义的西藏上师像,贯穿起了不同地域、不同人类文明背景下的辉煌佛教史。

  事实上,佛造像拍卖在中国拍卖市场兴盛发展,大约也就只有十来年的历史,而如果回顾这十年的全球佛像拍卖市场,可能只有一个版块成为了这十年以来永恒的主题——那就是永乐宫廷造像!拍场所见第一尊破1亿港元的造像,和第一尊破2亿港元的造像全部都是来自于永乐宫廷!

  2013年的香港苏富比秋拍上,一尊约55公分高的永乐释迦牟尼坐像以2.3644亿港元成交,刷新了中国拍场上佛像的最高成交纪录,买家来自广东。

  而早在2006年香港苏富比秋拍【佛华普照-重要明初鎏金铜佛收藏】专场,一尊独一无二的带有极为华美的背光和底座的永乐释迦牟尼坐像,以1.166亿港元成为了有史以来第一尊破亿元的佛造像,为一位低调的厦门藏家珍藏至今。

  说起来,2006年,英国顶级佛教艺术大行Speelman所收藏的【佛华普照-重要明初鎏金铜佛收藏】专场称得上是十年来全球佛教艺术拍卖的绝对标杆,14个明早期金铜佛像标的,总共拍出3.24亿港元,这在十年前绝对是一个十分惊人的数字了。要知道,当时的中国古董拍卖市场还只是刚刚启动,远远不如今天这样动辄就上亿。我们举一个例子,2010年在北京拍出3584万元人民币的一只乾隆青花红彩云龙纹贲巴壶,它在2006年香港佳士得的拍卖价格仅仅只有684万港元,您可想而知,2006年的3.24亿港元是何等令人震撼的数字!

  2006年之后,佛像市场在过去十年经历了十分多元化的发展,买家的眼光并不再仅仅停留在明清宫廷造像之上,这些年,一些年份高古的、艺术性较高的、题材或者工艺特殊的造像屡屡创下传奇高价;而相反,早在2006年就已经跨入亿元行列的明初宫廷造像,却在近三年来显得有一点沉寂,鲜有数千万级别的拍品登场。大象个人认为,造成这种沉寂的,或许并不是藏家不再重视明早期宫廷造像,而是近几年来,就没有出现过特别重量级而又特殊的明早期宫廷造像,而这样的造像,在市场上出现的机缘,实在不大。

  对于佛造像历史有一定了解的朋友应该都会知道,永乐宫廷造像源自永乐宫廷“御用监”“佛作”,永乐皇帝为推行其宗教笼络政策,铸造藏式佛像,赏赐给西藏上层僧侣。

  从技艺高超的尼泊尔人阿尼哥(Aniko,1244-1306)引领了元代宫廷佛教艺术发展再到永乐时期,在明初强盛国力的支撑下,这种汉藏融合的艺术风格在永乐宫廷佛造像中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境界,使得永乐、宣德时期的宫廷造像成为了整个中国历史上金铜铜佛造像的巅峰。

  根据历史记载,从永乐四年(1406年)到永乐十五年(1417年)期间,西藏向明廷至少进献了七次佛像,而在永乐六年(1408年)和永乐十六年(1418年)间,西藏六次接受明廷赐赠的佛像。而根据我们所统计的资料,目前存世的永宣金铜造像国内外大约也只有400余尊;国内有300余尊,其中,首都博物馆收藏50余尊,故宫博物院收藏20余尊,分布于世界各大博物馆的收藏约30尊,在文献记录共有五十四件带有“大明永乐年施”款识的鎏金铜佛存于西藏寺庙,因此,可想而知,在市场上所能见到的永宣宫廷造像的数量实在有限,而亿元级的精品,更是可遇而不可求!

  如果说,2006年Speelman收藏【佛华普照-重要明初鎏金铜佛收藏】专场是佛像拍卖史上是一个里程碑式的经典,那么毫不夸张的说,保利香港秋拍上【清净广严—重要藏家珍藏永乐宫廷造像】专场的质量便绝对可以2006年的这场经典相媲美,这也是为什么大象在文章开头说,这个专场是这轮香港秋拍古董部分大象个人最为关注和期待,最激动人心的一个专场了!

  2006年的【佛华普照】专场上,成交价位列首位的是前文所提到的一尊极为精美的铜鎏金释迦牟尼像,成交价高达1.166亿港元;当时价格位居第二的是一对明宣德铜鎏金金刚舞菩萨立像,成交价高达5052万港元成交。而在这次保利香港秋拍的【清净广严】专场上,则将出现一对永乐时期的舞菩萨立像,身姿更为生动。

  保利香港秋拍呈现的这11尊(组)造像,每一件都可圈可点,每一件放在很多大型拍卖会上,都是绝对的封面级重器!

  在2006年的【佛华普照】专场上,当时有三尊作品为这次【清净广严】专场的这位重要藏家收入账下,在秘藏了11年之后再现拍场。我们翻阅了2006年三尊造像的成交价,明永乐铜鎏金大威德金刚4100万港元、明永乐铜鎏金胜乐金刚1266.4万港元,明永乐铜鎏金喜金刚1860万港元,经过了这11年的积淀,这三尊造像再度上拍,估价竟然和11年前的成交价十分接近!

  保利香港秋拍的【清净广严】专场共有11件拍品,每一件都可圈可点,而我们在今天的这条推送中仅仅为朋友们重点呈现其中的两尊,全部都称得上是全世界范围内独一无二的藏品,从中我们也可以一窥永乐盛世高超的佛造像艺术。

  乌尔里希.冯.施罗德撰, 《印度与西藏的铜造像》, 香港, 1981年, 页518, 图录编号145C

  大威德金刚是藏传佛教无上瑜伽续部的重要本尊之一,被认为是文殊菩萨的忿怒相化身,备受藏传佛教各派和信徒的信奉,尤其是被格鲁派尊为该派三大本尊之一加以供奉,地位非同一般。

  大威德金刚造型众多,有一面二臂的单尊造型、也有多面多臂多足的繁复造型。这件的特殊之处在于,本尊造像却为罕见的未抱明妃,迄今无可与之相较之独身大威德金刚参考例,这尊20公分的造像气韵之生动、造型之繁缛、结构之复杂、鎏金之纯厚、装饰之华丽,在不算最大的体量之间,此像共有三十四只手、十六足、九个头,可谓是藏传佛教所有造像中形象最复杂的一尊,

  汉藏文化的融合、永乐王朝的强盛、宗教信仰给人带来的震撼,只要看看以下的细图,您就会了解,什么是永乐盛世之下信仰的力量!

  三目,意为千里眼,无所不见。居中牛头,表阎罗王,长两水牛角,表示两真二谛;右三头,象争着愤怒、权势、安静三德能;左三头,表示清净、死亡、愤怒;居中再上名为“参怖”,象征吃人夜叉;

  水牛脸和两个牛角,代表幻身与明光的教法,这是密续教法的精髓。九面代表佛陀的九类教法。

  主尊双肩和圆腹之间卷蛇缠绕,身披人头组成的璎珞,有三十四臂,各手均持有法器,主臂胸前各持钺刀和嘎巴拉碗,其余各手呈扇形伸向身体两侧;右手由上而下分别持:高扬、白筒、杵、勾刀、标枪、月斧、剑、箭、勾刀、棒、人骨杖、、金刚杵、椎、匕首、手鼓;左手自上而下分别持:象皮、天王头、藤牌、鲜左腿、长绳、弓、人肠、铃、鲜左臂、丧布、三尖矛、炉、颅器、人左臂、军旗、黑布。

  主尊十六条腿,压踏阎王十六面铁城,亦象征十六空相。右八腿屈,压八天王,象征物为男人、水牛、黄牛、鹿、蛇、狗、绵羊及狐,表示八成就;左八腿伸,压八女明王,象征物为鹫、枭、鸦、鹦鹉、鹰、鸭、公鸡及雁,表示八自在清净。此像在造型上还有一个独特之处,那就是在其左右腿之间安设了两个小型坐像,这是后代大威德金刚像上少见的特点,体现了明代大威德像独特的造像仪轨和艺术特征。

  这尊独一无二的大威德金刚造像有着极为显赫的传承记录,早年出现于佳士得伦敦1977年11月16日拍卖会,在七八十年代有众多出版与著录,并且还曾经于2005年美国纽约大都会博物馆特展中展出,现今存世的永乐宫廷造像中,有着如此多权威展览出版记录的,同样不多见,当然,这件震撼人心的造像本身,已经不需要用任何著录来证明它了。

  这同样是一尊独一无二的永乐宫廷造像,如果说,上一尊大威德金刚是史上所见造型最为繁复工艺最为精湛的永乐宫廷造像,那么现在我们所看到的,则是存世所见体量最小的一尊永乐宫廷造像,之前市场上所能见到的体量最小的应该是2014年纽约苏富比秋季拍出的明永乐铜鎏金红阎魔敌造像,像高8.9cm。而保利香港的这件仅仅只有6.3cm高,另一个不同的是,这尊又是更为少见的寂静相。度母是观世音菩萨的化身,绿度母的信仰在藏传佛教中十分盛行,这一题材的造像更是藏传佛教造像中造型最为优美的一类。

  而这样小尺寸的永乐宫廷造像有着非凡的意义,我们之前说,这种永乐宫廷造像是永乐皇帝命专门的宫廷制作机构定制赏赐给西藏的上层僧侣的,而这种尺寸的造像,我们叫做“随身佛”,是供养于嘎乌中随身携带供奉。所以,和那些稍大尺寸的宫廷造像供奉于寺院之中所不同的是,这样的随身佛,当年可能便是某一位活佛用于朝夕相伴之物,所以,它所带有的气场和神力,或许是我们所难以想象的!

  也正是因为需要赠送给活佛随身携带,别看这样一尊仅仅只有一根小手指般长的造像,却在细节刻画上一丝不苟,精彩绝伦,甚至比一般大体量的宫廷造像更加的精致!我们用微距镜头,为朋友们放大一些细节细细欣赏。

  度母像盈寸有余,却比例异常的精准,体态优美。菩萨小腹部紧收,脐窝深陷,富有肌肉感。

  面庞方正,垂眸含笑,表情沈静深远,如此小的体量的造像,能够将神态刻画得如此惟妙惟肖,不得不佩服当时的宫廷工匠的技艺绝伦。

  莲座做工讲究,细长饱满的莲花瓣前后满施一周,展现出永乐宫廷造像的特征。此莲座总体呈“亚”字形须弥座,底部为四层台阶,双侧各有一尊盘腿游戏坐姿双手托莲座的龙女,这种台座在现存永乐造像中同样是绝无仅有的,当是受到了11世纪印度东北部帕拉造像的影响。如此特殊的莲台形制,更是让我们不得不去猜想,这尊度母曾经伴随的是怎样的一位高僧大德。

  莲座背部的刻画同样极为精美,而要知道,这样的刻画,仅仅在1-2cm的空间之中。这种缠枝莲纹饰在永乐朝的官窑瓷器或是剔红上经常能见到。

  有关于这场“十年一遇”的超级佛像专场,我们将在之后再次为朋友们做一个更详细的介绍,敬请期待。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