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现代对太平天国历史的研究其成果和价值如何

  初起即为中外瞩目,可谓仁者见仁智者见智,伟大导师马克思也曾密切关注并且多番论述。中国学者萧一山和简又文的革路蓝缕,罗尔纲的开云拨雾,一个半世纪以来这一领域学者和著作层出不穷、灿若群星。解放以来,太平天国史研究成为中国近代史研究的两大主体之一,太平天国研究工作如火如茶。

  新中国成立后的最初十七年,全国各类报刊发表太平天国研究论文据统计在1100篇以上,另出版了许多专著。一方面是成果山积,一方面仍是各执一词;一方面是老课题难以突破,一方面是历久弥新发掘不尽。众多学者坚持了实事求是的态度和辩证的方法,他们既学习前人研究的积极成果,独立思考,又不断探索创新。

  在洪秀全早期思想、政体和政权性质、天京悲剧、历史人物评价、太平天国革命与中国资本主义的关系等问题上,提出了许多有意义的新见解。当然,由于问题本身的复杂性和其他种种因素,史学界的看法也远非一致,争论正在继续。

  人们习惯于将历史研究现实化、现代化,以今例古,古为今用,而忽视了历史本身的性质。现实革命斗争的需要使人们各取所需,把整个中国历史上的农民战争研究提到了相当的历史高度,简直就将历史上的农民战争看作是现实中农民革命的直接序幕。许多人有意无意地以今例古,不是具体情况具体分析,错误地把现象相似的两码或几码事放在一起,牵强附会,无视其本质之不同;甚或有人会为了现实斗争的需要利用历史、打扮历史,更有甚者是掩盖历史真相、改变历史面貌也在所不惜。

  这不是对历史负责的实事求是的科学态度,是必须极力避免的。我们作为研究者的任务在于从事实的全部总和、从事实的联系中去掌握事实,在马克思列宁主义、思想指导下,从中引出正确的结论。试着学习用马克思主义的观点和方法来研究我国历史上影响巨大,研究成果亦巨大的太平天国农动,要综合、要突破、要翻新难度可想而知。我本着有一分材料说一分话的原则来组织材料、展开论述。

  研究历史是为了避免重复前人的错误,如果仅仅停留在对历史人物功过是非的评判,站在今人的立场上苛求于前人,而很少去探讨造成洪秀全等历史人物功过是非的深层的思想文化根源所在,知其错而不能知其所以错在哪里,对今人是没有多大借鉴启发价值的。太平天国金田起义时候,区区两万人,能一路势如破竹,所向披靡。可定都天京后,发展到了百万人,却最后失败,这是个非常值得研究和深思的问题。

  周新国认为,太平天国运动是因为清政府的压迫剥削,无法从根本上解决农民问题而爆发,太平天国因提出了解决农民土地问题的纲领而兴盛,最后由于无法解决现实的农民问题而败亡。当然太平天国遇到的农民问题与新时代的农民问题有着质的不同,太平天国主要在解决生存问题,现在主要在解决发展问题。“探讨太平天国与中国农民问题的历史与现状,可以为党和政府统筹解决当代农民问题提供可贵的历史借鉴”。

  最早的对太平天国的研究从清朝就开始了。清方间谍张德坚纂有《贼情汇纂》,是把太平天国作为敌情来研究。瑞典传教士韩山文,1847年来华传教,1852年在香港结识洪仁歼,根据仁歼的口述写成《洪秀全之异梦及广西乱事之起源》。

  英国水手呤唎,1860年进入太平天国,在李秀成手下做事,有《太平天国革命亲历记》。资产阶级革命派为反清革命宣传需要探讨太平天国,较早的有刘成禺《太平天国战史》,孙中山为之作序,称洪秀全“起自布衣,提三尺剑,驱逐异胡”,突出其反清思想。

  20世纪30年代,有关太平天国的文献,包括文告、文书、印书、时人记载等大量发现并出版,促进了研究的深入。其渠道一是来自国外,由一些学者、留学生抄回,另一是档案文献,如故宫博物院出版了《太平天国文书》。

  影响比较大的有简又文《太平天国广西首义史》:郭廷以《太平天国史事日志》;罗尔纲《太平天国史纲》、《太平天国史丛考》。范文澜于1945年撰写《太平天国革命运动》一书,被视为农民反封建斗争的第一部著作,最早用阶级斗争观点探讨太平天国。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