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尔纲传· 研究人口问题撰著《太平天国史稿3

  昆明和李庄那种以红薯和稀粥为主食的困苦生活,使罗先生本来就有病的身体变得更加虚弱。1942年冬,从金田村调查回来,他得了急性胃肠炎,腹泻久治不愈。西南地方疟蚊多,又染上疟疾,发作时“大热大冷,全身发抖,头洋洋作痛”。服用金鸡纳霜等药,都不见效。罗先生从这时开始,自己钻研中医,根据自己的身体状况和病情,研究出给自己治病的药方。他此后不去医院看病,总是自己开方买药,颇为见效。在那敌机轰炸、生活困穷而且身患多种疾病的艰苦岁月里,罗尔纲先生能潜心致志研究,取得一系列的学术成果,人们不能不佩服。1943年,他抱病编成《天地会文献录》,付样刊行。他认为天地会在中国民族革命史上有重大作用,所以将他从贵县修志局发现的天地会文件加上《守先阁藏天地会文件》和有关的研究天地会的重要文章合辑出版。此书被会党史专家评为:“对保存天地会文献,促进天地会研究,其功实不可混。”

  这年,罗先生还撰写了《师门辱教记》一书,记述他在1930年至1934年期间师从胡适教授读书治学和在胡适门下工作的往事,书中情深意挚,此书旋由桂林建设书店出版。胡适去美国出任驻华盛顿大使时带去一本。后更名为“师门五年记”,1958年由台北重印出版。改革开放后,北京也将此书重印,受到学坛的珍视。

  1944年春,广西通志馆向社会科学研究所借调罗先生去兼任编审之职,主要是撰写《太平天国广西人物传》和研究《李秀成自述》原稿。该馆藏有《李秀成自述》原稿的一些篇页的照片,这是很有价值且值得研究的。罗先生乐于为桑粹服务,这又符合自己的专业旨趣,便欣然返抵桂林。这年10月,他完成了人物传的撰写,也审阅了《李秀成自述》的照片。

  1945年,中华民族欢庆抗日胜利、扬眉吐气!这年的8月15日。侵略中国逾半个世纪的日本帝国主义正式宣布投降了。在重庆,在西安。在城乡小镇和李庄,鞭炮声响彻了大街小巷。罗先生也和研究所的同仁们举杯祝贺,上街游行。他想起杜甫诗中的名句:“剑外忽传收蓟北,初闻涕泪满襟裳。……即从巴峡穿巫峡,便下襄阳向洛阳。”他也开始收拾书卷,要乘流东下了。

  1946年,罗先生和社会研究所的同事们返抵南京。他完成了《太平天国革命前的人口压迫问题》这一论文的撰著。自清乾隆后期以来,人口增殖问题一直为有识者所关心,罗尔纲先生将这一问题联系太平天国史进行研究,这是别具慧眼的。再者,这也正是社会研究所应该研究的重大课题。在此论文中,他系统地将清代人口增长的过程和数据展示出来,并将人口增长所引起的各种社会、政治、经济变化,太平天国起义与穷民生计困难联系起来进行研究。我们不难看出,罗先生是前辈学者中较早重视中国人口问题的专家,与马寅初先生堪称伯仲。在这年,他还编制出《清代乾、嘉、道、咸、同、光六朝人口统计表》。该表发表于《中国近代经济史统计资料选辑》中,后学对此咸称方便。

  这些重要的学术成果,都是罗先生抱病工作、坚持不懈完成的。这年秋,他的疟疾又发作不愈,并引发眩晕旧症。不得已他遂请长假回贵县家乡休养治疗。在治病疗养期间,罗先生仍以书稿相伴,他开始了《太平天国史稿》的撰著,并在1947年写成《彭玉膨画梅本事考》。他对此文很满意,认为是他运用本证方法进行考证的最佳篇,后改题为“本证举例”发表。

  罗先生虽然远去广西故乡养病,但南京中央研究院并没有忘记他。这年他晋升为研究员。1948年,他返南京治病。秋季开学前,南京的中央大学聘任他为兼职教授,给该校历史系主讲太平天国史考证方法。

  中央大学是所蜚声海内的高等学府。它的历史系声誉很高,元史专家韩儒林、近代史教授陈恭禄等深受大学生们的拥戴。戏剧家陈白鹿等主讲于中文系,听课的人也很多。罗先生来这里讲课,既是荣誉,也是一种考验。

  北京大学教授多穿长袍,南京大学教授喜着西服,罗尔纲教授则以中山装为主。他脚系青布元口鞋,手上提着包或夹着一个卡片箱,面带微笑地走上讲台。据当时聆听过罗先生授课的刘敬坤老师说,罗先生讲话虽带有较浓的浔州口音,但很有条理,又善于板书,史料丰富,论证精详,赢得了学生们的佩服。他还亲自带领学生作野外考察。南京的太平天国遗址遗迹很多,在罗先生的指点下,学生们勘察了雨花台的营垒,登上了太平门的缺口等。看来,他这个教授是颇受欢迎的。

  在广西通志馆撰著《太平天国广西人物传》之时,罗先生便萌发了写一部纪传体的太平天国史的构想。次年他回乡养病,便开始了这一项工作。他说:“在完成(《太平天国广西人物传》)这个工作之后,我想:太平天国知名人物大半是广西人,把那些广西籍的补上去,再添写《天王本纪》和《幼天王本纪》,那岂不就成为一部《太平天国人物志》,陈寿《三国志》的体裁不就是这样吗?我就照这个想法增添上去。再过两年,我请长假回家乡疗病,我又想,再添上表、志两部分,那岂不就成为一部用纪传体写的史书了吗?于是我又这样做,便写成了那部后来在开明书店出版的《太平天国史稿》。”

  读罗先生这段叙述,局外人也许觉得写书容易,然而,罗先生却是经过多年的辛勤努力,抱病坚持写成的。全书分为33卷,计28万余字,是一部在当时较全面的太平天国史。可是这本专著出版时,正碰上知识分子过炼狱的那一段。没有青睐,没有赞誉,未遭批判已觉幸运了。罗先生便主动地在序言中检查他采用纪传体裁的缺点。但他思想上并不认输,他举例说明纪传体便于查检,而且使各类史事各有所归等。我们认为《太平天国史稿》的重要意义,在于它肯定了太平天国的历史地位,给了它正史的名分。太平天国是与清廷南北对峙的独立政权,只不过传国不永罢了。它颁布的《天朝田亩制度》和《资政新篇》,代表了中国农民的要求,指出了中国发展的方向。洪、杨举旗反清,具有反封建的历史意义。太平天国有它落后的一面,罗尔纲在书中也作了如实的反映。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